• 黄海波获释8个月后当爹 孩子被曝系早产(图)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魏晋南北朝时期,曹操的形象从“英雄”到“枭雄”“奸雄”,再到“奸贼”,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东晋是曹操形象的一大转关。南北朝时期的笔记小说也继承史书所载,使曹操的形象所表现的方面更为丰富。曹操形象的复杂性与变动性,是在不同时代的政治、文化背景下呈现出来的,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是当时社会意识形态的集中反映。这种立体化的历史形象与文学形象,为南宋以后曹操形象的确立奠定了基础,也造就了一种独特的历史文化现象。   关键词曹操形象;英雄;奸雄;奸贼;演变   中图分类号I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传统观点认为,曹操形象的根本转变与定型是在南宋以后。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李凭先生的观点“曹操的形象,从唐朝以前的超世之杰演变为南宋以后的欺世奸雄,主要原因是封建正统观念的作祟。”①事实上,曹操形象从“英雄”到“奸贼”的演变,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已经完成,尤其东晋时期是一大转关。曹操形象的演变,不仅是封建正统观念造成的,也是不同时期社会意识形态变化的表征。   一、乱世“英雄”与“枭雄”“奸雄”   .乱世“英雄”   汉末宦官弄权,天下大乱,有识之士急切盼望英雄人物出来收拾残局,结束分裂割据。拨乱反正亟需英雄,于是一大批英雄人物应运而生,王粲的《汉末英雄记》(又称《英雄记》)多有载录,曹操、董卓、吕布、袁绍、刘备等皆入此列。与现在的“英雄”含义不同,其所谓英雄,乃如刘劭所言“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②曹操也以英雄自诩,他曾对刘备说“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三国志・刘先主传》)桥玄谓曹操能安天下,许劭称曹操“乱世之英雄”(《后汉书・许劭传》),王y谓刘表曰“曹公,天下之雄也,必能兴霸道,继桓、文之功者也。”(《三国志・武帝纪》裴注引皇甫谧《逸士传》)当时的有识之士视曹操等人为乱世英雄,也意味着时人对他们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希望他们能平定天下。   王粲《英雄记》主体部分写成于归降曹操之前,记载相对公允,应该较为可信。该书佚文载有曹操事   绍后用遗为扬州刺史,为袁术所败。太祖称“长大而能勤学者,惟吾与袁伯业耳”。(《三国志・武帝纪》裴注)   建安中,曹操攻袁谭于南皮,斩之,作鼓吹,自称万岁,于马上舞。十二年,攻乌桓D顿,一战斩之,系鞍于马上\舞。勇则勇矣,非人主之道也。(《乐书》卷一百八十二)   曹操与刘备密言,备泄之于袁绍,绍知操有图己之意,操自咋其舌流血,以失言戒后世。(《艺文类聚》卷十七)   “长大而能勤学者,惟吾与袁伯业耳”,可见曹操很自信,确亦勤学;“作鼓吹,自称万岁,于马上舞”,显示出曹操的骄矜之态,亦可略窥其野心;“自咋其舌流血,以失言戒后世”,既可见其深切的后悔之意,又可见其决心。相较于《三国志》中对曹操的回护与文饰,《英雄记》中的曹操形象更接近于历史真实,比较符合汉末“英雄”的定义。   曹操的“英雄”形象也得益于他的文学成就。他的乐府诗雄健深沉,有慷慨悲凉之英雄气。“戎马不解鞍,铠甲不离傍”(《却东西门行》),“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蒿里行》),刻画出一个常年征战在外,马不解鞍、甲不离身的将军形象,面对战争之后白骨蔽野、阒然无人的凄惨景象,顿感肝肠寸断,悲痛万分,其中寄寓了对民生的深切关怀。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步出夏T行》),曹操北征乌桓归来,正当踌躇满志、意气风发之际,登上碣石山,面对着大海的壮阔景象,抒发自己的豪迈情怀。“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短歌行》),则突出表现了他求贤若渴的一面。他自比周公,希望天下英才为己所用,下《求贤令》,明确提出“唯才是举”③。从他的诗作中,可以看到一个忧国忧民、自强不息、求贤若渴的乱世“英雄”形象。正是他的功业、文学成就与诗文中自诩的烈士雄心,使得历代意欲建功立业者多仰慕追怀他。   .酷虐变诈的“枭雄”与“奸雄”   东汉末年,诸侯纷争,群雄并起,为了占据道义上的制高点,彼此相互攻讦。建安元年(),曹操迎接汉献帝到许县,并迁都许昌,“奉天子以令不臣”④。陈琳撰《为袁绍檄豫州》一文讨伐曹操,曰   历观载籍,无道之臣,贪残酷烈,于操为甚。幕府方诘外奸,未及整训,加绪含容,冀可弥缝。而操豺狼野心,潜包祸谋,乃欲摧桡栋梁,孤弱汉室,除灭忠正,专为枭雄。⑤   在政敌的眼中,曹操是不折不扣的“枭雄”。陈琳笔下的“枭雄”明显带有贬义色彩,重点突出的是残暴、酷虐的特征。《三国志》中周瑜亦称刘备为枭雄。要之,他们在政敌眼中都是骁悍的雄杰,且有凶狠残暴的一面。   乱世之时,有识之士寄希望于曹操佐汉平乱,故谓之英雄。而曹操后来所作所为有违士人意愿,名为辅佐汉室,实则挟天子令诸侯,并且曹氏最终篡权乱政,于是时人眼中的“英雄”转而成为“奸雄”。《三国志・武帝纪》裴注引孙盛《异同杂语》,曰   (太祖)尝问许子将“我何如人?”子将不答。固问之,子将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太祖大笑。   《异同杂语》所记为汉末魏晋时期的野史逸闻,这一则杂语称许劭视曹操为乱世奸雄,也反映了魏晋时人的评价。裴注又引孙盛《杂记》⑥,曰   太祖闻其食器声,以为图己,遂夜杀之。既而凄怆曰“宁我负人,毋人负我!”遂行。   此所记为杀吕伯奢家人一事,曹操在情势急迫时表现出酷虐残忍的一面。只“宁我负人,毋人负我!”一句话,奸雄之名足以流传千古。唯有桓温“既不能流芳后世,不足复遗臭万载邪!”⑦堪与其匹。   三、从“奸雄”到“奸贼”的演变   魏、西晋时期曹操在正史与杂史杂传中的不同形象,或称英雄,或谓枭雄,或称奸雄,或谓超世之杰,要之,皆不失为雄才。自东晋始,曹操的形象逐渐出现反转,一代奸雄遂成为奸贼。这也为其后来尤其是南宋以后形象的确立奠定了基础。   早在汉代末年,曹、孙、刘三大政治集团形成的时候,曹操已被斥为汉贼。周瑜谓“操虽托名汉相,其实汉贼也。”(《三国志・周瑜传》)刘备在给汉献帝的奏章中称“董卓首难,荡覆京畿,曹操阶祸,窃执天衡。”(《三国志・刘先主传》)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是孙、刘政治集团所极力攻击的。不过,这毕竟只是政敌间的攻讦之词。再者,其时曹氏尚未篡汉,奸贼之名尚未坐实。   时至东晋,曹操的奸贼形象渐渐论定。东晋时期,司马氏偏安江左,有类三国之吴、蜀,其情势与魏、西晋颇为不同。魏代汉、西晋代魏,尚可以正统自居。晋室南渡,北方为五胡所据,偏安局势下,正统问题也发生了变化。就东晋王室的处境而言,也远不能与魏、西晋相比。魏、西晋朝廷威权煊赫,故能对世家大族形成压制。晋室南渡以后,王室卑弱,不得不依赖北方侨族与江南本地大族,时人有“王与马,共天下”B之语。其时距曹魏已远,时人也已敢于指摘、揭露曹氏的篡逆行径。   《三国志・荀传》对荀之死写得非常隐晦,曰“太祖军至濡须,疾留寿春,以忧薨。”与忧薨之说不同,东晋中期史学家孙盛所著《魏氏春秋》载“太祖馈食,发之乃空器也,于是饮药而卒。”(《三国志・武帝纪》裴注)明言荀之死是曹操所逼,原因在于建安十七年(),董昭等劝曹操进爵国公、加九锡,荀力阻之,劝其“秉忠贞之诚,守谦退之实”(《三国志・荀传》)。在孙盛看来,曹操逼死忠于汉王室的荀属不臣之举,又谓“魏之代汉,非积德之由。”B明确指出曹魏不是依靠德行代汉,而是凭智、力所取,曹操乃篡权乱政之作俑者。   较孙盛稍后的袁宏特别重视名教,所撰《后汉纪》意在宣扬儒家伦理道德。他对曹魏代汉一事颇为不忿,坚称“汉苟未亡,则魏不可取。今以不可取之,实而冒揖让之名,因辅弼之功,而当代德之号,欲比德尧舜,岂不诬哉!”B认为曹氏是以禅让之名,行篡逆之实,为道义所不容。袁宏以君臣之义与严格的名教尺度,指斥曹操僭越皇权的行为,实际上也是对权臣桓温专横跋扈和图谋篡逆的不满。   东晋中后期,袁山松撰《后汉书》,云“曹氏始于勤王,终至滔天,遂力制群雄,负鼎而趋,然因其利器,假而不反,回山倒海,遂移天日。昔田常假汤武而杀君,操因尧舜而窃国,所乘不同济,其盗贼之身一也。”B此说一出,曹操从乱世奸雄变成了篡权乱政的奸臣贼子。这是时人对于曹操的认知与评判,在时人的话语中也可以得到印证。《世说新语・规箴》第十八条载   小庾在荆州,公朝大会,问诸僚佐曰“我欲为汉高、魏武何如?”一坐莫答,长史江曰“愿明公为桓、文之事,不愿作汉高、魏武也。”B   齐桓公与晋文公同属春秋霸主,尊奉周王室,抵抗外患;汉高祖刘邦和魏武帝曹操,却最终“篡夺”了天下。可见时人对曹操是颇有定见的,视其为无篡逆之名却有篡逆之实的奸贼。   东晋著名史学家习凿齿目睹桓温图谋篡夺帝位,撰《汉晋春秋》,以制衡权臣。他奉蜀汉为正统,直斥曹魏为篡逆。兹录曹操事佚文二则   汉帝都许,守位而已,宿卫近侍莫非曹氏党旧恩戚。议郎赵彦尝为帝陈言时策,曹操恶而杀之,其余内外多见诛。操后以事入见殿中,帝不任其忿,因曰“君能相辅,则厚;不尔,幸垂恩相舍。”操失色,俯仰求出。旧仪,令虎贲执刃挟之。操顾左右,汗流洽背,自后不敢复朝请。B   张松见曹公,曹公方自矜伐,不存录松。松归,乃劝璋自绝。B   曹操将皇帝的宿卫近侍全都安排成自己的心腹,实际上是监视和挟制皇帝,皇帝乃有名无实之傀儡,朝中大事的决断及政令,都由曹操把持。张松谒见曹操,其时曹操已经克定荆州,驱逐刘备,正是骄矜之时,故不录张松。   据《三国志》记载,曹操称相、称公、称王皆受汉诏。南朝宋史学家范晔《后汉书・孝献帝纪》的记载则明显出现反转,“(建安元年)冬十一月丙戌,曹操自为司空,行车骑将军事,百官总己以听”。“九年秋八月戊寅,曹操大破袁尚,平冀州,自领冀州牧。”“(十三年)夏六月,罢三公官,置丞相、御史大夫。癸巳,曹操自为丞相。”“(十八年)五月丙申,曹操自立为魏公,加九锡。”“二十一年四月甲午,曹操自进号魏王。”B至此,《三国志》极力维护与塑造的正面形象轰然倒塌。   孙盛《异同杂语》称许劭目曹操为治世能臣、乱世奸雄,《后汉书》谓“清平之奸贼”B。曹操的形象由乱世奸雄反转为篡逆奸贼,这是有历史原因的。东晋政治局势与汉末颇为不同,汉末动乱之际,亟待有能之士收拾残局;东晋南朝政权,偏安于江南一隅,获得了暂时的安定,统治者无力北进统一中原,妄图以江南之地自保、长治久安。统治者为防止篡权的再度发生,大力提倡儒家伦理道德,官方思想回归儒家传统,君臣父子的秩序与忠孝为本的儒家伦理道德为统治者与士大夫阶层所重视。   然而,东晋一朝,皇权卑弱,朝廷实权落入权臣之手,篡乱之事屡有发生,王敦之乱,苏峻、祖约叛乱,桓温父子作乱,前后相继,天下不宁。一些文人士大夫痛感于皇权倾危与君臣之道的失序,深化了对“禅让”名义下权力更替本质的认识,加之对偏安于江南的现状的不满与渴望国家统一的普遍社会心理的鼓动,从而引发了他们对社会发展前途的深刻思考。他们意图恢复东汉时期政治统治秩序,大肆标榜君君臣臣的信条,强调臣子的忠节观念,冀以借此来制衡权臣。在这种情势下,东汉末年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曹氏自然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而行法家之术的曹操成了破坏君臣秩序的罪魁祸首。   虽然自东晋始,时人眼中的曹操逐渐成了奸贼形象,但是对于想要建功立业的权臣与帝王,他就成了竞相追慕的对象。桓温曾云“魏武入荆州,烹以飨士卒,于时莫不称快。”B他对于曹操的豪爽甚是钦佩,对于曹操的功业至为仰慕。王敦对曹操亦倾慕有加,被其雄心壮志所打动,“每酒后辄咏‘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壶,壶口尽缺”B。梁元帝萧绎也对曹操大加赞赏。曹操建立的功业与他的文武全才,是他被仰慕的重要原因。此外,他的勤勉好学与遗令中节俭、薄葬等主张,也屡屡为后人称道。   注释   ①李凭《曹操形象的变化》,《安徽史学》年第期。   ②伏俊琏《人物志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第页。   ③④⑨⑩BBB陈寿《三国志》,裴松之注,中华书局,年,第、、、、、―、页。   ⑤BB萧统《文选》,李善注,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第―、、页。   ⑥钱大昕《廿二史考异》卷十五“孙盛《异同评》或作《异同杂语》,又作《异同记》,又作《杂记》,其实一书也。”   ⑦B房玄龄等《晋书》,中华书局,年,第、页。   ⑧裴注引《曹瞒传》称太祖、公等,原书必不如此,当是直呼其名,或以蔑称。裴松之为《三国志》作注时进行了改动。   B张荣明,董志广《中国政治思想通史(魏晋南北朝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年,第页。   BB赵翼《廿二史札记校证》,王树民校证,中华书局,年,第、―页。   B周一良《魏晋南北朝史论集》,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第页。   BB董诰等《全唐文》,中华书局,年,第、页。   B袁宏《后汉纪》,张烈点校,中华书局,年,第页。   B周天游《八家后汉书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第页。   BBB刘义庆《世说新语笺疏》,刘孝标注,余嘉锡笺疏,中华书局,年,第、、页。   BB习凿齿《汉晋春秋通释》,汤球、黄辑佚,柯美成汇校通释,人民出版社,年,第、页。   BB范希骸逗蠛菏椤罚李贤等注,中华书局,年,第―、页。   责任编辑行 健

    上一篇:黑客大赛现场现征婚贴 友狂赞:精准投放(图)

    下一篇:齐秦反省迷高球辜负王祖贤